關于我們

質量為本、客戶為根、勇于拼搏、務實創新

< 返回新聞公共列表

生鮮電商呆蘿卜爆雷:欠薪超3000萬,產研團隊被迫解散

發布時間:2019-12-04 15:54:41

01.jpg

      被譽為“生鮮電商黑馬平臺”的呆蘿卜,正在遭遇一場自創立以來所遇到的最大?;?1月22日開始,呆蘿卜官方公號稱“經營不善”,隨即引發關店?;?,以及加盟商撤資無門,消費者充值金額無法使用的一系列問題。


      繼總部遭供應商圍堵之后,生鮮電商呆蘿卜疑似爆雷、拖欠300多位杭州及部分合肥員工工資。

      11月28日,呆蘿卜合伙人兼CTO劉峰在朋友圈中表示,呆蘿卜杭州中心正式關閉。劉峰稱,已安置完杭州中心的“所有同學”,并表示相信生鮮電商的模式及需求。

02.jpg

      隨后,這個說法被呆蘿卜維權員工否定。


      數位產研崗位的員工向界面新聞稱,呆蘿卜不僅沒有安置解散的杭州中心員工,其欠薪金額已經超過3000萬元,并拖欠杭州團隊300人及部分合肥團隊的兩個月工資和社保。

      根據員工提供的釘釘截圖,呆蘿卜的主體公司名為安徽菜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,天眼查顯示,法人為李陽;其分公司名為安徽凱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但公司設立在杭州。

      除了產研中心的210人外,杭州中心另有運營及公關等部門共計302人,這部分人員均未獲得10月以后的工資,社保從11月起變成停繳狀態。

03.jpg

      11月27日,鋅刻度登陸呆蘿卜小程序查看目前恢復辦公進度,隨機選擇安徽省的蚌埠市、合肥市和阜陽市等幾個地區,并選擇蔬菜菌菇、時令水果、肉蛋素食等分類,最終結果都是“這里沒有相關商品喲”,這也就意味著呆蘿卜目前仍然處于?;?,何時能夠恢復營業還尚未可知。


      為最早的一批社區團購公司之一,呆蘿卜于2015年在安徽合肥成立,其模式以線下實體門店的自提為主,2019年6月曾獲6.3億元A輪融資,投資方為高瓴資本及晨興資本。

      按呆蘿卜此前公布的計劃,2年內在鄭州市要開出1000家門店,呆蘿卜也曾聲稱其合伙人模式已經奏效,合肥市的合伙人可以“月入過萬”。

      2019年下半年以來,社區生鮮團購賽道頻繁曝出關店、資金緊張等消息,明星公司松鼠拼拼、鄰鄰壹均選擇了退出部分城市,停業整頓。對呆蘿卜來說,杭州中心解散,員工欠薪超3000萬,解決人員賠償問題才是眼下的重點。

      目前,呆蘿卜杭州中心的300名離職員工已組建維權群,分批進行勞動仲裁,第一批仲裁資料在杭州西湖區提交完畢。

      陷入困境的呆蘿卜,在生鮮電商領域不算什么小角色,自2015年在安徽合肥成立以后,便迎來了迅速發展。“線上訂線下取,今日訂明日取”的預售模式雖然沒能跳脫出以往生鮮電商的俗套,但通過APP與線下社區門店結合,設置前置倉的創新卻取得了不錯的反響。


      因此,在短短幾年中,呆蘿卜不斷獲得資本青睞。據企查查顯示,呆蘿卜在2018年8月獲得千萬級美元的天使輪融資,在2019年6月又獲得由晨興資本、高瓴資本投資的A輪融資。

數據顯示,到2019年9月,呆蘿卜已進入安徽、江蘇、河南、湖北四省,共19座城市,門店突破1000家。不久后,在胡潤研究院發布《2019第二季度胡潤中國潛力獨角獸》中,呆蘿卜也名列榜上。

      就在豬肉價格連漲不止時,呆蘿卜還曾決定拿出五千萬來補貼銷售豬肉,讓不少消費者認為呆蘿卜“家門口的平價好店”這一稱號實至名歸。


      可故事情節的發展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,呆蘿卜就這樣突然地跌了跟頭,留下消費者、合伙人、加盟商的驚慌失措和四處維權。其中有加盟商對媒體表示,呆蘿卜資金鏈斷裂后,不僅門店開不下去了,他們所繳納的15萬元保證金和房租也無法贖回。


      除了“爆雷”的呆蘿卜以外,在今年倒下的生鮮電商還有不少。今年7月,杭州生鮮電商品牌“鮮生友請”管理層張知豪、吳明明等人被杭州警方抓捕,這群管理層旗下的多個餐飲品牌相繼發生資金爆雷情況,對消費者、供應商、投資商、員工欠下了巨額資金。


      同一時間,易果生鮮下屬企業安鮮達被傳與天貓、菜鳥共建的生鮮冷鏈業務合作已經終止,有人開始說,安鮮達還是成為了棄子。


      盡管當時易果生鮮表示“終止合作”這一描述是不準確的,安鮮達與菜鳥、天貓仍在多項業務上有良好的合作關系,未來也將繼續合作。但不久后,易果生鮮員工爆料其兩個月延遲發工資,安鮮達將于10月底全面解散的消息再次不脛而走。


      今年10月,總部位于漳州的“迷你生鮮”被爆欺騙消費者,欺騙會員。隨后,“迷你生鮮”發布聲明,稱因經營不善、長期虧損,已經暫停運營。隨后發起退款計劃,自2019年11月15日起,共計分為24期進行還款,直到還清每一個人的每一分錢。


      還有更多數不清的案例證明,生鮮電商的高速發展期已經過去,找不到適應生存的發展模式,最后終將走向一條陌路。



/template/Home/8dwww/PC/Static